????李星海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旁边漂亮的小姑娘归类到了“恶人”的范畴,心情愉悦地脑补和殷韶光讨要人情的美好情形。

????毕竟,帮的是小嫂子的朋友,小嫂子欠自己人情,不就等于殷韶光欠自己人情?

????为了庆祝云梦梦成功解约,慕倾茶约了殷韶光和刚刚从前就职公司出来的云梦梦、李星海两人一起吃饭。

????仍旧是约在学校附近的竹楼餐厅,主菜难得有新鲜的中华鲟,慕倾茶点了一大盘清蒸鲟鱼,烤罗非鱼自然也少不了。

????鲜香爽辣的滇南菜很合几人的胃口,连殷韶光这个平时口味很清淡的人都吃了不少。

????尤其是那盘清蒸鲟鱼,让他想起第一次和慕倾茶吃饭的情形了。

????“梦梦,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慕倾茶放下筷子,问。

????“不知道。还是得找工作吧!”

????云梦梦刚刚解决了坑人合同的事情,一回想却恍若隔世。人总得往前走,不是么。

????“梦梦,要不你来茶馆吧,我们还缺个财务负责人,找了好久都。不合适。”

????“虽然我家茶馆是小了点,但底蕴足够。要是你来帮我,我们联手合作,很快能打出知名度......”

????“哎哎,小嫂子,你不能截我的胡啊,我刚想频云会计师到星海科技来着,只是人家刚解约没好意思开口!”

????“哦,我筹备我家茶馆时候就有这想法了怎办呢?”

????“你想的早又怎么样,还不是要云小姐同意才行!”

????慕倾茶想想也是,抓起手机直接给云梦梦转了二十万,笑得像只小狐狸。

????“梦梦,收钱收钱!这是预支的一个季度工资!”

????李星海直接无语,还有这种操作?

????云梦梦很给慕倾茶面子地确认收款。

????“耶!”慕倾茶得意朝李星海比出个胜利的手势,还不忘调皮地眨眨眼。

????李星海被她俩给气到了,怨愤地看着殷韶光,说:“大哥,你也不管管小嫂子!好歹你也是星海股份最多的股东,名副其实的大老板!”

????“逮到个注册会计师我容易嘛,这可是关系到咱们星海科技前途的大事!”

????殷韶光淡定地喝着糯米香茶,看着他们三人闹。

????然后,平静地来了句:“那是你的工作,我只负责年底分红拿钱。”

????李星海瞬间感觉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这都是些什么人!还能一起愉快地喝茶聊天吗?

????“其实,要是你们不介意,我可以兼任两家的财务负责人。”云梦梦突然出声,笑得有些狡黠。

????接触下来,他觉得李星海性格虽然有些跳脱,做事还是挺靠谱的;慕倾茶就更不用说了。

????再说,没事儿干嘛跟人民币过不去呢?她可是很缺的呀!能力范围之内,能赚双份干嘛不赚?

????“真的?”李星海立马满血复活,“云小姐,不云兄弟,咱快扫微信吧!我也把一个季度工资预付了!”

????于是,两人很和谐的加了微信,不过几秒,云梦梦的钱包再入二十万,之前的烦闷失意一扫而光。

????“对了,咱们公司为什么会叫星海科技?”云梦梦好奇地问。这名字,真心,很一般。

????“懒得取名,我创立的,自然就用我的名字命名了!”

????一直沉默的殷韶光冷不丁开口:“他的名字是李爷爷取的。李爷爷是天文学家,从小教育他,人生的目标应该是探索研究星辰大海。”

????“现在咱公司开发的游戏就是遨游星辰大海!”李星海梗着脖子,恋都红到脖子根。

????还说这个梗,从小到大都不烦的吗。

????“那怎么韶光会成了星海的股东?”慕倾茶有些好奇。

????“这个啊,就是我创立公司那年一穷二白,家里又坚决反对,希望我就算不研究天文也从事正经职业。”

????“正好韶光大哥专利授权有一大笔收入,他全投给我了,然后他就成我老板了!”

????饭后,李星海顺便送云梦梦回老院那边的公寓,殷韶光和慕倾茶则是就近走回了枫林苑。

????三伏天的气候本就有些灼人,灼热的气浪终于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渐渐乖顺下来,偶尔划过的清风还有些凉意。

????昏黄的灯光下,两人十指相扣慢慢走着,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

????“这几天不去实验室?”女孩嘴角微翘,轻轻问。

????“遇到点瓶颈,休息调整一下。”

????殷韶光低头,瞟见女孩薄纱水袖下的小臂,两个红疙瘩嚣张地躺在细腻的皮肤上。

????男人好看的眉毛拧起来,这是,被蚊子咬了?

????殷韶光瞬间没有了闲逛散步的心思,大长腿一迈,带着慕倾茶快速回到了公寓。

????回到公寓,殷韶光将慕倾茶拉到沙发上坐好,转身从药箱里找出一盒药膏,掀起女孩右手的水袖就要给她擦药。

????慕倾茶有些尴尬,将手臂从男人白皙的大手里挣出来,用袖子盖好。

????“没事,不用管它,明天起来就散了。”

????殷韶光脸色变得很严肃,脸的线条绷紧了。

????女孩手臂上,不是两个红疙瘩,明明是一片。

????他强硬地拉过女孩的手,严肃地说:“听话!给我看看!”

????慕倾茶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小女孩,放开了捂着袖口的另一只手。

????白皙的大手轻柔地掀起宽大的薄纱水袖,露出女孩浅蜜色的手臂,上面密密麻麻的丘疹有些触目惊心。

????殷韶光拉过她的另一只手,掀起袖子,依然是触目心惊的丘疹。

????“这是,过敏?”殷韶光带着八分肯定,问。

????慕倾茶依旧低着头,条件反射地点点头。

????殷韶光拉着她的手臂仔细查看,用指尖轻轻触摸了一下那些红疙瘩,问:“还有吗?”

????慕倾茶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要直接穿过红疙瘩大军,跑到手臂正面了。

????思考了一下殷韶光的问题,小脸一红,局促地回答:“没有了!”

????“怎么回事儿?对什么过敏?”

????慕倾茶头埋得更低了,小声说:“就是,高蛋白过敏。”

????“今天的鱼太好吃了,没忍住多吃了几口……”

????听完她的话,殷韶光瞬间气不打一处来,高蛋白过敏的人,还吃什么鱼?

????见殷韶光好像生气了,那样子和小叔发现自己吃鱼时一模一样。

????她有些心虚,讨好地拉着男人的袖口,小声说:“没事的,不疼不痒的,睡一觉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