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洛虚一声呼喊,厂房外陡然传来几声干笑,那笑声沙哑刺耳,说是鬼怪夜哭也不为过。

????安言不禁一阵毛骨悚然,竖起耳朵正要寻找声音的来处,陡然间感到背后一阵阴风,竟是有人在他后方勃颈处吹了口气。

????霎时,安言四肢均已僵硬,喉咙里想喊也没能发出声。

????电光石火之间,胡非猛地探手将安言拉了过来,同时垫步拧腰,一脚飞踢过去,正中一道残影。

????那人影噔噔噔倒退几步,站定身子轻咦了一声。

????来人约有五十多岁年纪,吊梢眉,三角眼,两撇八字胡稀疏的挂在嘴上,长袍短髻,束带青靴,却也是一副道人打扮,不过脸上枯黄干瘦,没有半点血色与人气。

????被胡非一脚踢开,来人也不免重新审视对手,略有疑惑的说道:“这小子年纪轻轻,却真是有些手段。”

????洛虚在旁道:“师兄切不可轻敌,这小子正是当日那混元派高手的弟子。”

????听得对方揣测自己的身份,胡非暗中挺直了腰板,至少不能丢了冷叔的面子。

????那道人闻言略略点了点头,却是换上一副无害的样子,笑着说道:“小友师从混元,我们也算半个同道,老夫乃是湘西散人,道号太清。”

????虽然不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但其实胡非也想说几句道上的黑话,如果真买了对方一个面子,不战屈人之兵自然是最好,但奈何他实在是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对对方的师承派系也完全没有概念,所以只能干咳了一声,回道:“既然都是道家弟子,何必要拼个不死不休呢。”

????太清闻言轻笑一声,“小友说的不错,只是我这位师弟辛苦炼化的法器可是被小友一把火烧了,是否应该找个赔偿的法子?”

????要说这太清道人与那洛虚哪是什么同门师兄弟关系,不过是些败类余党自发结成的派系而已,并且太清也没这么好心,不过现在见到胡非身手心中没有必胜把握,所以才虚与委蛇,伺机寻找下手的机会。

????如果此时真的换一个江湖老手,也许还真就要被太清这幅样子给骗了,但胡非却是与一般人大不相同,他虽然经验不足,却最是嫉恶如仇,一旦头脑一热,什么客套都是无用。

????现在的胡非头脑便有些发热,当日洛虚手上的十几道冤魂如今还历历在目,听得太清提起,怒火更是徐徐升腾起来。

????“拿人灵魂取为己用,这种阴毒的勾当还敢说赔偿。”胡非语气低沉,竟真有些不怒自威,“如果你们肯就此收手,今天倒可以这么算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介意替天道收了两位。”

????太清被他一番话说得好是吹胡子瞪眼,他自以为屈尊与胡非套套近乎,谁知道对方不领情不说,竟然反倒教训起自己,当下冷哼一声,“好一个嚣张跋扈的小子,你怕是不知道爷爷的手段。”

????洛虚适时在旁道:“师兄你何必跟这小子废话,此处荒无人烟,还怕谁人找来不成。”

????太清撵着八字胡略微点头,如果能将胡非的魂魄拿下,一个奇人魂魄的能量势必可以交差。

????谁知太清这厢正在思索,胡非却没有再耗下去的兴致,如今情况危机,他一心要保护安言的周全,打定主意先发制人,当下长啸一声,势若疾风直冲向前。

????洛虚也跨出一步,抬手迎了上去,口中高声道:“师兄快快与我联手对敌。”

????太清听的召唤,出指如钩直奔胡非面门。

????胡非口中大喝,“来得好。”同时运足了力气,抬手直劈下来。

????太清双手与之在空中一触,霎时间只觉得像是撞上一块巨石,双臂几欲折断,痛彻心扉。

????洛虚早就知道胡非绝非寻常之辈,正要与太清合力围攻,却见胡非反手一掌已是袭至近前,慌忙中弯身去躲,却觉到下盘一阵剧痛,正是被胡非一脚踢倒,滚出好远方才停下。

????正面敌对,一合之间,二人各自吃了个小亏。

????反看胡非,腰身挺直,宛如金刚太岁一般,气势更有冲天之意。

????“妈的,这小子怎么练的。”太清骂了一句。

????洛虚在旁急道:“师兄,不能单论拳脚。”

????太清环顾一圈,沉声道:“也好,你还有几分力气。”

????洛虚道:“驱使屋中这些,尚且无妨。”

????二人在这嘀咕一阵,胡非自然是听不明白,正想追击,将那两人彻底制服,却忽听太清口中发出一阵低鸣。

????那种鸣叫似乎不是发自人类的口中,转折起呈十分古怪,如泣如诉竟还有几分诡异的节奏。

????随着这声低鸣,进而越来越多的窸窣声也随之传来,胡非与安言四下一看,周身的血液都霎时凝固起来。

????厂房四周,刚刚拼杀丧命的许多尸体,此时竟是纷纷站起身来。

????“赶尸!”胡非怒骂一声。

????关于赶尸一道,竹简之上早有记载,想不到今天在这,居然遇到了这传说中的邪术。

????赶尸之术属于楚巫术的一种,也是赫赫有名的邪术之一。

????起源已不可考证,但却有着许久的历史,究其因由,不过是为了使得客死异乡的人能够归乡入土,所以在湘西当地,更多的将之称之为移灵。

????介于古时交通不便,想要运送尸体自然是没有飞机火车之类的方便,更多的却是用船。

????可问题是,船只在路程之中所遇风险太多,暗流暗礁都是无法计算,一旦出事,一定是整船活人死人一起沉入河底。

????这也是赶尸之术能够兴起的主要原因之一,运用法术或秘术,能够让尸体重新站立,如在生一般行走,甚至能停靠在街边义庄休憩。

????然而封建时期的刑罚十分残酷,身首分家的、五马分尸的、残缺不全的都十分常见,这就导致惨死的灵魂怨念丛生,原本只能行走的尸体甚至可以拥有一丝意识。

????赶尸人的手段自然也随之升级,抛撒纸钱引路,敲锣念咒镇魂,将尸体的意识彻底封存,直到落叶归根,钉入棺椁之中。

????可万亩之林总有枯败之木,赶尸人中当然也有不少的败类,借由尸体意识尚存,有的坐地起价,胡言一气骗取钱财;更有的,运用尸体为自己牟利,图害了许多无故性命。

????久而久之,原本替他人还愿归乡的秘法,竟然就此变成了人人谈之色变的邪术。

????那洛虚借由冥婚搜取灵魂,太清驱赶尸体行不法之事,都是些连死人也不放过的肮脏手段。

????此时厂房中的尸体已经全部站了起来,不过全都是垂着脑袋,双眼无神的盯着地上。

????太清口中鸣叫不停,却是向洛虚使了个眼色。

????洛虚见状也捏起指法,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不多时,安言只觉得厂房中的空气逐渐变低,再看向胡非,更是一脸的严肃。

????因为此时胡非分明可以看见,厂房中缓缓有十几道黑影漂浮不散,萦绕片刻,竟像是随着洛虚的牵引,进入到一具具尸体之中。

????那些本来毫无生气的尸体一经灵魂的注入,立时间像是找到了方向,纷纷看向胡非与安言这边,虽然双眸之中依旧一片死气,但却拖着脚步缓缓向这边靠拢而来。

????再次亲眼见到这暗黑邪术,胡非不禁怒从心起,当下飞起一脚,正中前面一具尸体的胸膛,谁知这一脚却像是踢中一块铁板,虽震得胡非足底发麻,那尸体只是晃了几晃,丝毫不受影响。

????“真他妈邪门。”胡非怒骂一声,反手拉着安言跳开尸体的包围圈去。

????还好这些尸体此时已有些尸僵,所以行动并不算快,打不动的话暂时躲避还是不成问题。

????不过这自然也被太清与洛虚看在眼里,哪能任凭胡非就此逃了,当下二人口中语速加急,太清更是从身上掏出一对铜锣,连连敲击。

????那些尸体被其驱动,再次以合围之势聚拢过来,不过更有层次套路,竟然像是某种阵法一般,将胡安二人的去路彻底堵死。

????眼见无路可退,胡非只好硬着头皮,猛地窜入尸群,安言被他这个举动惊得低呼一声。

????谁知呼声未消,胡非已矮身来到一具尸体后面,将全身力量运在一处,一拳直捣尸体后心。

????这一拳结合了胡非所有气力,自问就算是山石在前,也定能被轰成粉末。

????那尸体虽说已渐僵硬,但仍是血肉骨骼所组成,果然被一击贯穿,轰然倒在地上。

????一击得手,胡非去势不停,一跃至半空,抬脚踢中另一具尸体面门。

????那尸体五官立刻塌陷下去,头与肩膀拧成直角,缓缓晃了几下,也就此倒地。

????这般前后腾挪之间,胡非击倒两具尸体,合围的阵势也便就此破除,当下他片刻不敢耽搁,抓起仍愣在当场的安言,纵身便要向厂房门口跃去。

????谁知双足刚一发力,猛觉得脚下一绊,立刻站立不稳向后栽倒。

????目光一撇之间,竟是刚刚被一脚踢断了脖子的那具尸体,此时在地上握紧胡非的脚踝。

????而一具倒地的尸体此时也挥舞着双臂站了起来,胸前巨大的窟窿仍在丝丝流血。

????惊惧之中,胡非反应也不禁慢了片刻,尚未站稳,耳旁风声又自穿来,慌忙间抬手去挡,与之对撞之下,只觉得左肩一阵剧痛,至少是脱臼的结果,身子也一个趔趄飞了出去。

????双脚刚一着地,又有无数利爪从四面八方袭来,胡非急忙挥手而出,连躲带挡的挣开一道缝隙,然而不等稍作喘息,又是一道暗影直冲胸口。

????仿佛是一记重锤击在胸口,一口鲜血立刻喷了出来,胡非也不知胸前肋骨断了几根,挣扎着想要起身再战,却再也不能。

????见胡非没了再战之力,洛虚与太清二人也纷纷止主了动作。

????洛虚狞笑道:“还以为你小子多大的本事,不也被我师兄弟拿下了。”他与太清二人联手驱用邪术对付胡非,如今不以为耻反倒有些沾沾自喜。

????太清却是颇有痛惜,“这些尸体取之过度,应该就此废了。”

????洛虚道:“师兄不必介怀,有了一枚奇人的魂魄,你我定然无恙。”

????安言又一次听到洛虚提及奇人,尚且不明白所指何物,但今天怕是肯定出不去了。

????对面得势的太清笑道:“小子,拿命来。”

????胡非眼珠一转,似有无奈的叹道:“两位道长且慢,你们就不想知道混元正宗的修行秘术么?”

????太清闻言大喜,急匆匆走到近前,“快快说来,切不可落下半句。”

????胡非见对方上前,低声道:“别说没有,就算是有,又岂能给予你们害人。”

????他这说话声音极低,太清完全听不清楚,只好再次上前几步,“小子你说的清楚一点。”

????“说的清楚一点?”胡非猛地拔高了语调,“我去你奶奶的腿的。”

????话音未落,胡非竟然从地上一跃而起,飞起一脚直奔太清而去。

????太清慌忙间唯有侧头躲避,却仍是正中肩膀,只听咔嚓一声,太清的肩头立刻塌陷下去,肩膀骨骼定是已经粉碎。

????痛呼之中,太清连连向后爬去,同时高声喝道:“师弟,快弄死这个小子。”

????洛虚见状也深知不能再给胡非留下喘息机会,急忙念咒不止,那些尸体又再次冲向胡安二人。

????生死大祸迫在眉睫,胡非不禁暗叹一声,只叹连累了安言也要一起送死。

????就在他正要闭目等死之际,忽然感到胸口微有一丝起伏,七彩光芒陡然炸裂开来,一道娇媚的身影随之出现在眼前。

????方飘飘双手叉在腰间,秀眉微蹙,“谁他妈活的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