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明剑山庄大仙子莫辞可谓是江湖中所有男人的梦中人,真正是风华绝代,傲意凌然,常人若是得她青睐看上一眼都能暗自回味好几天。

????而药王谷新一代药王白止也刚刚在江湖中打出名号,一身悬壶济世的本事,令江湖中人都对他格外客气,毕竟闯江湖是一门脑袋别在裤腰带的活,谁知道什么时候走窄了,还得求着他呢!因此也是格外傲气。

????这白止从药王谷出来以后就对一面之缘的莫辞念念不忘,因此也是难得的收起三分傲,对她苦苦追求。

????可是,谁知后来却听说莫辞答应了展风眠的追求!

????这展风眠是何人?白止起初并不在意,再打听才知道此人不知师从何门何派,一身武功却是极其了得,自入江湖以来竟是难逢敌手!江湖中人对他这一身本领也是又忌惮又嫉妒,可是也无能奈何。

????白止听闻对方竟然如此了得,心里更加不平。于是日夜兼程,对着展风眠连下三封战书!扬言要赢得美人心。

????而展风眠看对方年少轻狂,又如此执迷不悟。便只好接了战书,却当着世人的面道:“药王乃是行医济世的活神仙,我这种皮肤只会些拳脚功夫,若是比武赢了,我也是胜之不武,想必他也输的更不甘心。不如这样,你我们二人去那苍云山脉,谁先寻回玲珑草,谁便获胜!如何?”

????玲珑草,传说有起死回生之效,世人都以为它只是传说,却不知真有这一味草药,只是,这味药极其难寻,幽昙与他相比实在是普通药草罢了。

????而且,这玲珑草只会长在悬崖峭壁云雾缭绕处,但凡有玲珑草,四周必定有毒虫猛兽。既有云雾,常人能见到一面已经是难得的机缘,又要于惊险处摘到它,这才是真正需要天大的造化。

????展风眠以为提出这个比试便能让白止知难而退,毕竟只是传说中的草药,自己不拿武艺压他,也不至于输的难堪。

????谁知道白止正是心气难平的时候,即便当时要比摘月亮怕是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展风眠见白止不肯罢休,只得与他往苍云山嘛走一趟,一路披荆斩棘,二人虽然有矛盾,但是都是磊落之人,都不屑使些小手段。

????直至走进苍云山脉深处,展风眠才坦然道:“白兄弟!我敬你也算是条好汉,这次比试,我们不如作罢!实不相瞒,我知道哪里有那玲珑草,你我既到此处,那此行就将它取回来吧!”

????白止却道:“比试就是比试,怎么可以轻易作废,既然真有这个草,那我们就各凭本事把它带回去!你也不用告诉我它在哪儿,我自己能找到!堂堂药王,我怎会不知草药生长习性!”

????展风眠却摇头叹笑道:“自然不敢小瞧了药王的手段!只是,这草,现在就与我们咫尺之遥。在下曾经在这里受过伤,莫辞就是在这里救了我的。”

????他说完,手往前一指,却见前面竟是万丈悬崖,崖上果然云雾不散,鼻息细闻之下,也能隐约闻到空气里隐隐的瘴毒。

????“白老弟,你我且在此处候着,等这云雾被风吹散些了,就能看到那棵玲珑草了!此刻你我只需调息避开这毒瘴入体。”展风眠席地而坐开始打坐运功。

????“我怎知你是不是诓骗我?”白止赌气横横地说道,他心里已经有了三分相信,只是面上依旧下不来。

????展风眠却是不答他,只是顾自己入定!

????等了多半日云雾终于略微被风吹散些了,才隐约看到峭壁之上果然有一株玲珑草,白止不愧是药王,一眼便认出来。

????巨大的欣喜瞬间涌上心头,他恍然不觉自己有异,只想将那玲珑草收归己有!竟是再也不看四周,直直向前行去。

????眼看掉入万丈深渊,展风眠却将他一把拉住,可是白止并不领情,奋力还欲往前,却被展风眠一个耳光打醒。

????原来白止本就内力低微,又没有好好调息御毒,早就在不知觉中中了四周毒物所喷射的瘴气之毒,刚才心绪激动,一时心急,竟出现了幻觉。展风眠内力深厚,又心路平稳,自然没有影响。

????谁知道就在两人争执之际突然窜出一条手腕粗的毒蛇,高高弹起,直接朝白止飞扑而去,展风眠即欲拔剑斩它脑袋,这毒物居然通人性一般,半空一闪躲过剑锋,缠上白止的腿,一口咬了下去。

????展风眠气急,大喝一声,毫不犹豫将那毒物腰斩于脚下。

????可是再看白止,脸上却渐渐露出死气来。

????展风眠一个箭步迈过去,将白止扶起,封住他周身几大气血穴位。随机将他扶到一边树旁靠好,便欲转身。

????却被白止死死拉住袖子,展风眠无意多说,只是挣脱出来。

????白止心下绝望,只当自己年纪轻轻就要殒命于此。纵使万般不甘也无可奈何,唯有等死。

????却看到那展风眠朝着悬崖纵身一跃,脚尖在那山崖横长地迎客松上一点,又是一个起落,将将立在悬崖峭壁上一块凸起的石头上,玲珑草就在一旁。

????白止看的顾不上自身气血翻涌,只觉得一颗心吊在了嗓子眼,直到展风眠又囫囵地站在他面前,他才昏死过去。

????当白止再醒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玲珑草肯定是被自己服用了。因为他全身奇暖,精神充沛,只觉得周身温煦,每一个毛孔都仿佛被换洗了一遍。

????只得感叹这玲珑草果然仙草,功效简直逆天。

????“哎,着实浪费了,这草若是你父亲吃了,武功修为肯定大涨,若是那样,后来的贼人想要灭展家也就没那么容易了。哎!却让我这个不会武功的人吃了……真是暴殄天物!老夫,老夫实在是愧疚啊!”

????“经此一事,我自然对你父亲心服口服,再不敢对你母亲起半点旖念。”

????灵希与展风眠二人听白止说完这一段旧事,良久二人都未说话。

????往事随风,转眼到如今已经快二十年了,父母已经作古多年,而当年意气风发的新一代药王,也已经成了眼前须发皆白的老者。

????而灵希心里不知为何,总隐隐约约觉得,自己的这个父亲,似乎也是穿越来的,因为他会的武功已经凌驾于武林中的一众高手之上!然而如此厉害的功法,却从未在世上出现过,甚至闻所未闻,这才令众人觊觎,虎视眈眈却不敢下手。

????难道他们如今追我也是因为想要这些功法秘籍吗?可是为何不对大哥下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