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大事不好了!天机镜…天机镜不见了!”

????“什么?!”

????没能守住神农鼎,已是他的失职,如今竟连天机镜也丢了,南宫枫顿时一口血噎在了嗓子,气得脸色发紫浑身直哆嗦:“怎么会丢了?!谁干的?究竟是谁干的?!”

????那来通报的下人犹豫道:“不知道,但是我们在藏宝阁附近发现了……少夫人。”

????此番不只是南宫枫惊愕不已,就连站在一旁帮他顺着气的南宫璟也愣住了。

????裳儿?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南宫枫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用力拍桌案道:“把白语裳带到大厅来!”

????“是!”

????见下人离开,南宫璟忙道:“爹,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裳儿的品行您也是知道的,绝不可能是她偷的。”

????南宫枫:“事实摆在眼前,叫我如何不信?你莫要急着护她,且先等她来了,听她怎么说。”

????不一会儿,白语裳便被带到了前厅。

????南宫枫冷声道:“白语裳,我南宫家自问一向带你不薄,而你却在昨夜,趁乱偷走了藏宝阁中的神器,如今事已至此,你可还有话要说?”

????白语裳神色惶恐连连摇头:“不,不是的!我没有偷,爹,阿璟,还有南宫家的所有人都与我有恩,我一心只想好好报恩,从未想过要去偷神器,”

????南宫枫:“那你可记得昨夜发生了何事?你又是为何会出现在藏宝阁?”

????她捂着头,似乎很是痛苦地回忆着:“昨夜,昨夜我听到有人来报,说阿璟受了伤,我担心阿璟出事,就想带着采儿去前院,可是…可是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我就感觉到肩上传来了一阵刺痛,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过来就发现我躺在地上,身边还有好多的侍卫,采儿也不知去了哪里。”

????南宫璟听到她口中的采儿,望了望四周,道:“你们谁见过采儿?”

????大厅上的人纷纷表示从昨夜起就没见过采儿了。

????南宫璟和南宫枫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命人去找。

????过了没一会儿,采儿才被带了过来。

????带她过来的侍卫道:“属下方才在少夫人房中发现了她,看到她在翻东西。”

????白语裳看了看采儿,不留痕迹的松了口气。

????看到采儿背上背着的包裹,南宫璟眸色冰冷:“说!为什么要逃?”

????采儿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此刻怕得要死,战战兢兢的伏在地上:“回大公子,奴婢…奴婢并非是要逃,只是…只是想出去一趟,过完午时便会回来。”

????南宫璟走过去,打开她的包裹看着里面的金银珠宝:“只是出去一趟为何要带这么多的行李?”

????采儿:“奴婢…奴婢不能说。”

????南宫璟冷笑:“为何不能说?我看,你怕是自知犯了重罪,想尽快逃走好把一切都推卸给裳儿!”

????采儿大惊:“推卸给少夫人?如何推卸?奴婢不知大公子在说些什么?奴婢怎么敢啊?!”

????不等南宫璟开口,南宫枫便道:“好你个采儿,竟敢偷盗神器诬陷少夫人,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不承认也没关系,来人!去搜采儿的房间!”

????南宫璟:“等等,连裳儿的也一起搜一下吧,这个婢女方才出现在裳儿的房间,难保不会偷偷藏了些什么东西。”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