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云辰在树上从日出坐到日落,看着轮守的山贼换了一批又一批,仍旧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

????慕云辰眉眼轻蹙:不应该呀,难道是章念深又从中作梗了?

????为了给自己和章念深造就一个完美的邂逅,这几天慕云辰一直忍着章念深在自己面前作妖,就是为了不改变发展轨迹,否则他早一刀解决了章念深。

????可是,为什么章念深没有出现?

????越想,心里越发不安。

????心绪混乱地又等了一个时辰,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下来,慕云辰耐不住地正准备起身去章府看看,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

????慕云辰眸色瞬间变亮,双眼中的星光足以掩盖黑沉的夜幕,穿透一切地将全副心神贯彻于马蹄声处。

????而下面蹲守了一天的山贼,也瞬间来了精神。

????“哟,两位小娘子,这么着急去哪呢?”

????“吁~”

????“让开。”

????“这天黑路险的,赶路多危险啊,还不如下来陪哥哥好好玩玩嘛哈哈。”

????“兄弟们,珠山好歹是我们的地盘,来请两位小娘子下来歇歇,也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

????“放肆。”可兰怒目上前,一个马鞭飞扬就直接往出言不逊的山贼头子而去,目标直中肩膀,留下血红的一条长痕。

????“妈的,给脸不要脸。”

????为首的人显然怒了,“兄弟们给我上,好好收拾收拾这两贱蹄子。”

????“小姐退后。”

????可兰毫不示弱地直接迎了上去,她的武功虽然不及卫风,但对付这么几个小山贼还绰绰有余。

????章念深御马退后了几步,冷眼看着围攻可兰的山贼们,珠山的山贼从不夜晚活动,也因此她才将时间选在了晚上,可刚刚他们却像是特意在这里等着她的,这是巧合吗?

????还有,他们二十多个人,竟然全部往可兰而去,而不曾来一个人攻击她的,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们不会不懂,如果将她制住,可兰即使再大的本领,也只能罢手,可他们显然没有这个意识,反而是……更像想杀了可兰。

????这是想断了她的左膀右臂?

????所以,背后的人是谁?

????所以,背后的人是谁?

????“可兰小心。”章念深急声开口,“他们不是普通的山贼。”

????“妈的。”

????一声低咒,刚刚还杂乱不堪的攻击瞬间变得凌厉而迅捷,招招直逼要害。

????这一下,可兰明显感觉到了压力。

????“小姐,您先走。”

????可兰一剑刺进一人的胸膛,转身看也不看地对人又是夺命一剑,一边对着章念深高喊着。

????章念深看了一眼身陷囹圄的可兰,从右袖中拿出一个竹哨,放在嘴边就要吹,可兰跟了她这么多年,她不可能看着她死,即使暴露底牌,她也得救她。

????“住、住手。”

????章念深抬眼望去,陷入一双黝黑深沉的眼眸中,心跳瞬间漏跳了一拍,连放在嘴边的口哨都忘了吹。

????“都他妈地给老子住手。”感觉到脖子处冰凉的剑尖又深入了几分,山贼头子急忙爆吼出声。

????“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