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子上的几个人听到声音后向周围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台子下面的人群目光都集中在前面两个男子身上。这位刘小爷松开抓住蓝衣胡人女子的手,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刚才那句话是你们两个人说的?”刘小爷走到两人跟前,看着蒙恬和蒙毅两兄弟说道。

????蒙恬看了看周围的人群,笑道:“你这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干嘛还要问呢?”

????刘小爷站直了身子,说道:“看你们俩穿着打扮应该也是这咸阳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我想知道你们是哪一个府上的公子哥呢?”

????蒙恬向前一跃,跳上了台子,站在刘小爷跟前,说道:“既然你能看出来我的身份,那就不妨再猜一下我到底是谁好了。其实呢你猜不猜都无所谓,回到家里你自然就会知道我是谁,我呢,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今天你既然在我面前这么嚣张跋扈,欺压一个女子,那我就不得不管上一管。”

????“怎么,小兄弟也看上了这个胡人女子?”刘小爷问蒙恬。

????蒙恬没有回答,笑了笑,说道:“你应该明白,凭你身后的人的势力,的确可以在咸阳城里横着走,不过你也要清楚,咸阳城是我大秦的国都,凡是咸阳城内百姓都是我大秦子民。王上和先王都曾有严令,凡是在咸阳城内不遵守秦国律法者者,皆是重罪,轻者入狱,重者充军劳役。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吗,刘小爷?”

????刘小爷听到对方喊出了自己的名字,明白对方是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但是自己却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身份。虽然自己来到秦国不久,家里人也再三叮嘱过在咸阳城里哪些人是自己不能招惹的人,但是印象中除了当今的秦王嬴政和长安侯成峤,似乎没有什么这个年龄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再说了前些日子那长安侯成峤不也是碍于家里人的身份,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向自己低头了吗。

????这时候有一个随从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跑过来在刘小爷耳边说了些什么,刘小爷脸上表情逐渐凝重起来。原来这个侍卫曾经在吕不韦的身边做事,为吕不韦驾车,曾经见过蒙毅一面,后来又听说蒙毅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兄弟两人算是秦王嬴政最亲密的人。今天这个侍卫一开始没有认出来是蒙毅,后来才想起来,能站在蒙毅前面的同龄人,如果不是秦王嬴政那么就应该是这两天在咸阳城里风头最盛的蒙家少将军蒙恬了,所以赶紧跑过去告诉了刘小爷。

????刘小爷从随从嘴里知道了这两个人的身份,心中不由得一颤,在咸阳城内除了一些王室子弟不能招惹以外,还有一些将门子弟也不能招惹,尤其是以姓王和姓蒙两家为首,可今天自己碰见的就是蒙家的两位,,心中暗道倒霉。但是自己怎么说也是和如今秦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大人有关系,这两人就算再怎么这也得给相国大人一个面子吧。想到这里,刘小爷的身子又直了几分。

????“怎么样,是不是知道我们两个是谁了?”蒙毅看见随从在刘小爷耳边说了什么之后,刘小爷的表情逐渐变得不自然起来,想来那个随从应该是认出来了自己。

????刘小爷没有说话,只说了句:“今天就算小爷倒霉,走。”然后喊上随从,跳下台子离开了这里。他知道就算自己僵持下去到最后还是自己没有面子,索性还不如早早离去,这样也算是卖了蒙家一个面子,想来这两个人应该也明白一些道理,不会对自己多加阻拦。

????蒙恬见刘小爷领人离去,走向那对胡人父女。台下的胡人见前来闹事的秦国人走了,纷纷走上台来安慰那个胡人女子。蒙恬走过去,隔着人群向蓝衣女子问道:“姑娘还好吧?那些人已经走了,想必近期不会再来烦扰姑娘了。”

????蓝衣女子穿过人群,对着蒙恬深深弯下腰去,用不太熟练秦国话说道:“感谢大人大恩,今天若不是大人在此,奴家定要被人羞辱了去。”

????这时那个蓝衣女子的父亲也走了过来,对着蒙恬和蒙毅弯腰施礼,说道:“秦国的大人,感谢你们的恩德,愿天上众神护佑你们。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希望大人能够收下。”然后双手端着那把金色的小刀递给蒙恬。

????蒙恬在蓝衣女子弯腰的一瞬间看到了女子衣领处的一片雪白,隐隐露出一条沟壑,正暗自发呆。蒙毅见兄长没有被胡人男子的话语说动,在后面轻轻推了蒙恬一下。蒙恬反应过来,见蓝衣女子还在弯腰对自己行礼,急忙将其扶了起来,但是还没碰到女子衣服,女子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将身体直了起来,向后退去。蒙恬见佳人向后退去,双手只得收回,然后接过胡人送过来的金刀。

????蒙恬对着胡人说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戎狄还是图安,亦或者是乌孙族人?”

????胡人男子说道:“回大人的话,小人是楼兰人,这次经乌孙族来到大秦,就是希望能够将我们楼兰的宝物带来大秦和大秦人交易,然后带一些药草和布匹回去给我们楼兰的国王。”

????蒙毅对蒙恬说道:“这些年来除了北方的匈奴和月氏,乌孙氏和楼兰都有商队来到咸阳,他们带来一些他们的一些特产,来换取我们的粮食,织物以及一些知识。对了,大王赏赐给你的汗血宝马就是他们上贡的。”

????蒙恬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当时自己还纳闷之前也没有听说过秦国会有汗血宝马,这样的马中之王在胡人那里都是非常罕见的,连爷爷和父亲也都只是听说过没见过,原来是这些胡人带过来的。当时的中原七国将北方和西方的化外之人都统称为胡人,但其实胡人分很多族群,有的族群有着数万甚至是数十万人,而有的族群可能只有数千人,甚至环境不好的地方某些族群可能只有数百人。在胡人中,数西方的月氏和北方的匈奴人数最为众多,此次进攻北疆的戎狄就是匈奴的一个分支。

????蒙恬问这个胡人男子:“你们此行可还携带有其他的宝物,今天晚上我要赴一个宴会,希望能挑选一件礼物带给主人。”

????“有有有,来人,将我们的宝物都拿上来,供恩人挑选。”说完,原本在台上的胡人纷纷走下台去,在马车上拿出来一个个盒子,有大有小,然后拿上台来一一打开。胡人男子接着对蒙家兄弟说道:“二位大人,这就是我们这次来秦国所带来的的全部宝物,除了上贡给秦王殿下和秦国的贵人们买走的,还剩下这些。两位大人请尽情挑选,有喜欢的拿走便是,就当小人送给二位大人的。”这个胡人男子眼光不错,知道这两个人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在咸阳城里绝对是属于最顶端的那一类人,于是将压箱底的宝物都拿了出来。

????蒙恬和蒙毅看着这些胡人摆上来的箱子,里面装着一些从未见过的一些宝物,有散发着光芒的珠子,还有用宝石串起来的项链,更有一只箱子里面竟然装了一件枝枝杈杈的像树枝一样的东西。蒙恬向那个胡人男子问道:“这件像树枝一样的宝物叫什么名字?”

????“大人,这件宝物名叫珊瑚。是从西方遥远的海底深处取出来的,这件宝物若是晚上放在室内装有清水的水缸里,便会发出七彩光芒,宛如仙境一般。”

????蒙毅惊讶道:“竟然有这样的功效?老板,你的这些宝物可不比进贡给我们秦王殿下的宝物廉价多少啊。”

????胡人男子对着蒙毅说道:“大人,进贡给秦国国王殿下的礼物是我们楼兰拉布里国王殿下亲自挑选的,所以小人没有作假,至于给两位大人看的这些宝物则是小人在楼兰国内积攒多年的宝物,所以请大人不要误会。”

????蒙毅摆了摆手,说道:“弟弟,先不要管那么多了,天色就要黑了,我们还要去相国府赴宴呢,挑好宝物我们便走吧。对了,刚才台上的那位蓝衣姑娘是谁啊?老板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吗?”

????胡人男子以为蒙恬也要那位蓝衣女子,急忙说道:“大人,她是小人的小女儿,希望大人放过她吧,这些礼物我都可以送给大人,只求大人放过我们。”

????蒙恬见老板理解错自己的意思了,说道:“不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知道那位姑娘就是你的女儿,我就是想知道她的名字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胡人男子这才放下心来,说道:“小人名叫木里脱,她是我的小女儿,名叫图娜扎,意思是沙漠上的绿洲。”

????“图娜扎,好名字。”蒙恬说道,“这样吧,你把这些宝物都送到蒙府去,这些宝物价值多少钱你和蒙府上的人说,就说是我蒙恬买的,他们会把钱一分不少的给你的。”

????胡人男子见这位年轻大人将自己的宝物全部买下,高兴坏了,对着两人又是弯腰行李,差点就要上去拥抱一下了。“谢谢两位大人的慷慨,小人这就将宝物送到府上去,请大人放心。”

????见此间事了,蒙恬和蒙毅在众多宝物中随便挑了一件,然后让那个胡人给包好,然后便拿着礼物向着远处灯火辉煌相国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