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北京、西城两头跑,这可忙坏了江俞轩,上一次的信息发布会让他们收获颇丰。

????山东和河南的几个经销商最近也拿到了项目,只是自身的能力有限,需要他们支持,他得带队去一趟这两个地方。

????这两个地方跑下来没个一两个月是不行的,临行之前,他见了寒伯安。

????“大哥,陈子昂去了西城,山东和河南有几个项目,我得过去看看,你来北京我都没有时间陪你。”

????寒伯安家兄弟二人,他是老大,在国外留学四年,回来直接接手寒家的工作,其思想和理念都比较先进,酷爱收藏。寒家、江家、郝家关系是世交,他是他们这里年纪大的,而且他的工作能力也很强,大家都叫他:大哥。

????在同江俞轩他们吃饭的时候寒伯安就萌生了一个念头,想将运输业再扩大化,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临了,对他们的机遇也是不可估量的,抓住了就是更上一层楼。

????他们做的是一些重工业的运输,如果再亲民一点,将业务扩大化,面对众多的网民,这不失为一个机会。

????“大家都忙,平时有得联系就行。”

????郝景文给江俞轩冲了一杯咖啡:“轩轩,你在这公司多少年了?”

????他们三个关系好,说起话来也比较随意,相互之间可以说是无话不说,无所不谈。

????“五年了。”

????“轩轩,五年啊,青春都交给这个公司了吧。”

????“青春留给球场了,青年留给奋斗了,如今快到中年了。”

????三个人突然就发现,他们已经不再是青葱少年,哪一些嗨皮的,青春的时光匆匆而去,他们都是踏着时代的步伐,在努力奋斗的一群人。

????“准备谈婚论嫁了?”江俞琪和寒伯安聊起过江俞轩的事情。

????“催嫁啊!”

????“我也被逼着相了几次亲。”

????“有没有看上的?”

????“他心有所属你不是不知道。”郝景文不满意的看了一眼江俞轩,故意往大哥伤口撒盐。

????“不说这事了,我刚好要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大哥,什么事情?”

????“运输,你们说的互联网上的网购已经火速火起来了。我查了一下资料,网购的人愈来愈多,而且呈直线上升,未来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目前,北京也是转运站,其实最主要的原始发源地南方城市,深圳和广州那一带。”江俞轩说,他们虽然在北京,有些厂家还是从南方几个城市配送货物。

????郝景文微微一笑:“我们正准备去南方看看。当然,你虽然不是信息化出身的,但是你已经干了五年了。”

????寒伯安:“轩轩懂文仔的意思?”

????“大哥,你这是要搞事情啊,还是搞大事情。”江俞轩明白大哥要做的事情。

????“一起搞?拉上你的陈子昂?”

????“别你的我的,这女人心大着呢,最近说要搞一个研发,过一段时间也去南方考察。其实我们也可以合作。”

????“考察什么项目?”

????“没给我说,厂房早都起来了,一直没有看好什么项目。”

????“行,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联手。”

????“如果有了大哥的助力,我们公司不亚于如虎添翼,我先谢谢大哥了。”江俞轩心中大喜,他们公司现在正在急速发展中,虽然说资金方面也还能过得去,但是毕竟压款太多,这些个项目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陈子昂只管在前面跑啊跑的,后面财务她一无所知。

????陈子昂现在就像是一只斗志昂扬的斗牛,只要有项目都往前冲,公司的员工也和她一样,大家发了疯似的拉项目。

????原来贷款还好贷,这一两年开始实行管控,审核起来也比之前严了很多,有时候资金也会吃紧的,他们公司这一段时间其实就是积累阶段。

????寒家是多年的老企业,事业蒸蒸日上,资金流宽裕且充足,如果能把大哥拉进来投资,啧啧,江俞轩开心的笑了。

????“轩轩,看来你对这个公司很有感情啊。”

????“大哥,我的第一份工作啊,讲真,我确实是和陈子昂一起打拼过来的,这个公司能到现在的这一步,嘿嘿,我的功劳是大大的。当初,也是兴步去转转吧,转到陈子昂的柜台,柜台,你知道吗?几十个平米的柜台。她问我是不是找工作,我心里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说我是找工作,没有想到,她竟然轻轻松松就录用我了。”

????“呵呵,我们只能呵呵.....”郝景文说。

????“你这个是养幼苗呢?”寒伯文笑着说,他们三家哪一家拉出来不是顶尖豪族?

????“哪个人心里还不住着一个小幼苗?难道你们没有?”

????“我们当然有,这不是和你商量着一起重新养一个幼苗吗?”

????“大哥,说实话,现在这变化太快了,尤其是我所处的这个环境,我已经感受到了社会发展的速度,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似乎每天一个样。我们这个项目虽然没有你们的大,但是适合社会发展啊。”

????“顺境而生,我们确实都应该是这样的,企业存在的根本就是不停的改变,不停的前进。”寒伯安那修长的指轻叩桌面。

????“文仔,你家的茶叶似乎研制的很成功啊,这么多年了,销量很大吧?陈子昂很是喜欢喝呢,你给我的茶都被她给喝了。”

????“你这哭唧唧的样子,是嫌我给你茶给少了?你知道现在这个茶叶市价多少吗?”

????“我确实不知道?”

????“批发九百八十元一两。是一两。”

????“那这几年喝了你几万了?”

????“你以为啊?这茶不是一般人喝的。”

????“膜拜大佬,大哥,你这身边藏龙卧虎啊。”

????“文仔家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和我有关系?”

????“大哥,我得走了,再不走就得误机。”

????“好,回来再聊。”

????“大哥,你去南方回来之后我们再好好计划计划,我等着啊。”

????“走你!”寒伯安送走了江俞轩对郝景文说:“文仔,定明天的机票去南方。”

????寒伯安雷厉风行,说行动就行动。

????三兄弟之间关系亲密,这一次简短的碰面,改变了一个行业的状态。

????江俞轩的先见之明解决了后期陈子昂碰到的资金周转不开的局面,寒伯安接触的行业也越来越多。

????三个年轻的大佬聚在一起,整合资源,利益共享,他们已经在无形之中跨出去了一步,界与界之间的距离缩短了。

????陈子昂在和江俞轩简单的聊天中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心里思索着下一步怎么走。

????这次回北京,心里的那个想法和计划应该和江俞轩商量商量,可以开始实施了。

????再不行动就没有机会的,机会不等人的。

????年轻的人们随着强壮的国家,踏着社会前进的步伐,适应着,改变着!

????他们热血澎湃,昂首前进!